天天电玩城>中奖新闻>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子·十年前的国产剧有多好?连它都敢播

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子·十年前的国产剧有多好?连它都敢播

发布时间:2020-01-11 15:51:31 | 人气: 287

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子·十年前的国产剧有多好?连它都敢播

利来国际最给力的老牌子,10年前,有部电视剧在几乎零宣传的情况下播出。

迅速引发收视狂潮,坊间一时沸反盈天。

广电总局电视剧管理司司长,却在2009年度中国广播电视协会电视制片委员会上痛批:

靠荤段子、官场、性等话题来炒作。

即便在今天,也仍然有很多人批评该剧三观不正。

当初电视剧有35集,而现在你只能在网上看到33集的版本。(肉叔也不知道为啥)

距离当年的大讨论已经有10年了,10年后,再静下心来想想,特别不是滋味:

这10年,是国产剧倒退的10年——

蜗居

海藻坐在宋思明的车上,宋思明的手盖了上来。

那么晚了,宋思明要把她带到哪里?做什么?

她不知道。也许知道。

不管发生什么,她都会接受。

黑夜中的车,像是黑夜中的阴谋一样悄悄溜进郊区的一栋别墅。

宋思明压过来的时候,海藻闻到的是他身上浓浓的酒气,她定定地看着宋思明。

像是要让死人瞑目一样。

宋思明的手在她的眼前慢慢抹下,顺着滑开海藻的衣衫。

闭上眼后,就没什么好坚持的了,那些冲撞不太需要她迎合。

海藻回到家马上冲进洗漱间,拧开水龙头,关上门,靠在门后,像被抽了骨骼似的瘫在地上。

男朋友小贝急忙到门口,咚咚咚敲门:

海藻,海藻

你怎么了,刚给你打电话,你关机了

怎么回事啊?

能说什么呢?海藻只能说手机没电了。

她本来只想像姐姐一样,找个老老实实爱自己的男朋友,一起攒钱买房,在大城市扎根,成不成功再说吧,有点小幸福就够了。

噢对了,明年,转过年去她就要跟小贝结婚了。

这个梦啊,就像从花洒里冲下来,又在地砖上流进地漏的水一样,就那么流走了——

刚刚抹上她眼睛的宋思明有家有室,自己当时不能说是心甘情愿,但也是半推半就。

她本来只想帮姐姐而已。

姐儿俩是小城姑娘,4年前海藻考上江州的大学,投奔姐姐海萍。海萍一直是她的依靠,她的榜样。

刚刚大学毕业的时候,她只能和姐姐、姐夫一起挤在十来平米的小屋,她打地铺,姐姐两夫妻睡床上,中间一道帘子隔开。

日子不算好,可姐姐一心想在江洲扎根,她和姐夫省吃俭用就为了买一套房。两个人为了凑齐房子首付,平常连菜都不买,一礼拜7天,5天是清水面条。

——就这还凑不够首付呢。

两口子只能求朋友,求家人,求同事,东拉西凑毛票儿都硬抠出来才凑够首付。

你猜怎么着?

签合同那天,海萍才知道,丈夫借了高利贷。

怎么还?这都天天吃清水面条了还能从哪抠钱,面条都不吃了光喝清水?

消息压垮了海萍,她跟海藻哭,要离婚。

海藻想帮姐姐一把,可心有余力不足——

她和小贝这俩小情侣,别说6万了,多一毛都没有。

(肉叔插句话,你看看10年前这房价,6万现在看像不像笑话。)

她找到了宋思明,江州市委书记的秘书。

好像就没有他解决不了的问题:

海藻不想陪客户应酬,是他把自己带走;她没了手机,宋思明又送她一个;姐姐要2万,宋思明二话不说又垫上。

海藻不是傻子,他知道宋思明的意思。但她没办法。

海藻哭丧着脸去宋思明办公室,他一看到海藻这样就知道有事,连忙把海藻让进办公室。

海藻说:

我需要一笔钱,很大一笔钱

宋思明扯了两张纸让她擦眼泪,又给她倒了一杯茶。他说:

钱,我愿意借

但我要知道你出了什么事

让我帮助你

温言软语地安慰,让海藻提着的心终于慢慢放下,手就这么进了宋思明的手里:

相信我,这个世界上没什么问题是不能够商量的

很多人在说起《蜗居》的时候,第一个想到的,也是说的最多的词是现实——

那种活生生把人逼得尊严尽失却又无可奈何的无力感。

海萍从一个满怀希望在大城市扎根的名牌大学毕业生,变成了一个斤斤计较的妇女。家庭生活在买房的压力下完全变形。

海萍为了照顾妹妹,把刚毕业的海藻接到她出租房。三个人挤在十几平米的地儿,不好受。

深夜,苏淳想和海萍一起做运动,都得偷偷摸摸,海萍生怕给海藻知道,让他忍忍。

在房子的重压下,两人的面目都变得扭曲。生活的苦水也统统被挤压出来。

苏淳想抽个烟还得偷偷地跑出去,因为海萍嫌他抽烟费钱。

一天晚上,他一不小心说漏了嘴,把散步说成散烟。海萍一听,就来翻他的口袋,果然搜出一包烟。

看到这海萍气就不打一处来,她抓起那包烟,打开窗户就丢了出去,大骂着:

你还抽啊,我说过多少回了

在海萍眼里,一包烟几块钱,就这么抽没了。还不如省下来买房。几块钱听起来很寒酸,可蚊子腿也是肉,能省一块是一块。

为了省这点钱,海萍一个礼拜没买菜。吃啥呢?

清汤挂面+榨菜。

苏淳抗议,连着吃了那么多天,看到就想吐,他罕见地发了一次火。

海萍只能说好话,等周末海藻来就买菜。现在大晚上的,也没地方买菜了,冰箱里那是一直空空如也。

过着苦日子,可他们也在憧憬着一个美好的未来,只是底层美好的生活愿景在现实的压力下不得不被打断。

一个细节,买房之前,海萍在小出租房里畅想有了大房子以后的美好生活:

这里钉个漂亮的杂物袋;电视机要放在流线型的电视机柜里;厨房要买一套美国康明的餐具;然后贴一整面墙……

她说到激动的时候一张开手就碰到房门,痛得马上缩回手。幻想还没彻底展开,就被现实狠狠地干了一下。

最无奈的是,每次他们的努力非但毫无用处,还把自己拖入更加困难的境地。

海萍为了省钱,买了一辆自行车。她算盘打得好:

每天骑七站路,省下转车的一块五,一个月就是33,6个月车钱就赚回来了,往后就是赚

而且以后新房装修买材料,买家具也可以骑车去看。

可现实呢?

车没骑几天,就被偷走了。又搭进去100多,还和苏淳大吵一架。

海萍为了赚外快,下班以后教人中文。可公司主管有事没事就要加班,不管你做没做完事,反正就是得在公司。

一边是免费加班,一边是一个小时1百多的课时费,正常人都知道怎么选。她虽然没加班,但工作都能按时完成。

可主管就不乐意了,抓着这点事把她整得没了工作。

《蜗居》的现实,不是猛击,而是慢锤,就像王小波说的:生活就是个缓慢受锤的过程。

《蜗居》的痛,不是吞噬,而是蚕食,尊严、道德、未来,被一种叫“无奈”的小臭虫,从撕咬出一个血点来,到被蚕食得连渣都不剩。

这也是现实最狰狞的地方。

它不是一下子杀死你,而是把你困在一个牢笼,然后慢慢压缩,让你的面目慢慢扭曲变形,最后连自己都憎恶。

肉叔一点都不觉得《蜗居》的轰动,是因为“官场、性、荤段子”,更因为它是现实的镜子,冰凉却真实得反应着彼时的环境——

它有光鲜亮丽,当然也就有藏污纳垢。

现在的国剧,或者缩小一点攻击范围,现在的当代题材国产剧呢?

那些光鲜亮丽依然保存了下来。

可那些污垢,不见了。

就比如《蜗居》的主创们现在的作品吧。

导演滕华涛,以后多做监制,少有的几部下场执导的作品是《失恋33天》《裸婚时代》《时尚女编辑》。

就不说《上海堡垒》这种双脚离地的玄幻爱情片了,哪怕是唯一跟现实还贴点边的《裸婚时代》,也失去了《蜗居》的那种锋利——

男女主虽然自己也没买房,不过到底可以住在父母家,现实还有一丁点眉目,但已经温柔不少。

海清,坐实“国民媳妇”美誉。

《媳妇的美好时代》(2009)《后厨》(2012)《抹布女也有春天》(2013)《小别离》(2016)《小欢喜》(2019)。

喏,所谓“媳妇”,不就是家长里短嘛,撑死了对现实寥做调侃。

前年上海电影节。

冯小刚、徐峥、宁浩、陆川四位导演有个对谈,几位话说得都特别狠,被媒体称为“点名放炮”,陆川有几句话肉叔一直保存着:

突然一瞬间中国任何一个戏消灭了老年人、消灭了中年人、消灭了所有长得不好看的人,中国全变成了一批长得特别漂亮、特别像的孩子们。

中国任何一个戏,消灭了所有长得不好看的,全变得特别漂亮。

就是漂亮。

不是甜宠剧,就是披着职业皮的恋爱剧。主人公们一个个跟生在异次元似的双脚离地。

杨颖老师在《我的真朋友》里演一个房产中介。

中介,工作就是卖房子呗,卖得多赚得多,一个卖不出去,吃喝都没着落吧?

然而你看杨老师的角色——

一整个月,一单没开,号称自己“穷死了”,别人找她借几十块钱都掏不出来。

结果你看她化着那精致的小妆就算了,还租了这么一房子:

超豪华精装修,还特么有独立厨房,生活水平可一点没下降诶。

就冲这个乱花钱的水平,您穷那叫活该好么……

这是破罐子破摔的,有点企图的,也放弃了,那种现实的粗沥感。

《小欢喜》。方圆一家,两人失业,一个待产,父母被骗,还有两个在读高中的孩子。任何一件对一般家庭都得扒层皮下来的事情,够慢锤了吧?

没有。

编剧让他们卖了房有了现金流,又让方圆不光开专车,还有配音的外快。

嘿你猜怎么的?明明破产了怎么感觉生活还变得更好了。

《小欢喜》当然是部优秀的国产剧,但正因为优秀,所以我们对它要求才更高对不。

发现没。

《蜗居》的10年后,国产剧别的没学会,就学会了一个叫“美化现实”的滤镜——

滤镜里的人,无论再怎么受困,生活也比绝大多数普通人都过得好。

而且是绝大多数普通人熬白了头都过不上的那种好。

换句话说。

当美化现实的滤镜一开,国产剧消灭的不是“长得不好看的”,而是消灭了焦虑——

普通人真正关心的、和现实生活息息相关的东西。

我们现在的国剧题材是甜剧、玄幻剧、所谓的“创业剧”。无论披着什么样的皮,最后都逃不过在里面注入甜甜的爱情。

在国剧里,再也看不到普通人一眼。

而无论是什么题材的电视剧,都不再连通底层现实。

甜剧清一色让主角的家世好,免得为了面包抛弃爱情。

《亲爱的,热爱的》里,是霸道总裁和学霸边谈恋爱边实现梦想;《我不能恋爱的女友》里,男主是才华横溢的节目制作人,百万跑车随便开的那种。

他们光鲜亮丽,仙气十足,唯独少了点“人味儿”。

稍微贴近点现实的创业剧也看不见主人公的现实困境。

《在远方》,初中毕业的姚远创业路不说四平八稳,也是顺风顺水。缺钱从来没让他真的困苦过,最困难的创业初期那三年,被“三年后”的字幕一笔带过。

现在看国剧最大的感触,除了剧情无聊,就是我和主角生活的不是同一个世界。为什么大家都说国剧假,无论什么剧最后都会变成爱情剧?

因为没有触及现实的勇气,只能用虚无的情感搪塞。

哎等下,肉叔刚有点激动,我平息一下缓着说哈:

肉叔当然不是觉得“甜剧”有罪,现实已经够让人垂头丧气了,凭啥还不让人看看甜剧、维护一个精致的泡泡美梦~

脱离现实的剧的存在,合情合理合法,啥问题都没有。

但,问题是——

我们的小荧屏上,触及现实的剧彻底灭绝,只剩下脱离现实的剧。

别说这不可怕,大家都有自己的分辨能力,不会当真的。

不会当真的?

当所有人都这么说时,有人会当真的。

肉叔今天之所以跟让人踩了尾巴似的写这些,是因为前两天看《奇遇人生》,有个情景让肉叔后怕——

问起梦想,贫困山区的小女孩这么说:

看电视里上大学的人很自由,然后找一份工作,不用加班,可以好好陪家人。把全家都接来住在一起。

你看,有人被骗了。

在她未来真的到达未来时,这个从这么小就被灌输了一个美妙的粉红泡泡梦的女孩,发现泡泡破了——

没有什么轻松的工作,反倒可能有很多996。

没有什么轻松买到房子,反倒可能有很多浇了水的竹笋一样的房价。

没有什么一个月不开单,还能在温暖的大房子里伸开腿脚地吃大餐,反倒可能有很多吃着清汤面条收到房东最后通牒的短信。

是,有分辨能力的人知道,你看她说出这话来时,阿雅和大鹏的反应吧,多让人难受:

两人面对孩子纯真的幻想,苦涩僵硬地保持尴尬笑容,不知道是打破它还是维护它才好。

如果她看的,不仅仅是甜宠剧,还有《蜗居》呢?

她不会觉得这是个笑话——

海藻局促不安地问宋思明:

您从来没有为钱的事情烦恼过吗?

那可是6万啊!

编辑:熊猫

澳门新濠天地


热门新闻

优选新闻